KLIA 2涨价理由不成立,潘俭伟轰违国际民航政策

Editor's Pick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批评,机场控股公司(MAHB)为调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机场税所搬出的理由都不成立,反而暴露其违反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政策。

潘俭伟今天发表文告指出,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政策清楚志明“在一般情况下,飞机营运者和其他机场用户,包括最终用户,不应该因着他们不使用的设施和服务而被征收费用。”
潘俭伟表示,机场控股公司(MAHB)在回应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和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 2)被批评划一所征收的机场税(乘客服务费,PSC)时,经常引用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乘客服务费非歧视性定价原则”。

“机场控股公司只是选择性地使用上述非歧视性原则,作为调涨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的机场税的藉口。”

潘俭伟说,如果有人指这是国际民航组织对于机场和航行服务收费的原则,那么,MAHB是趁机忘记提及相同的政策仍然允许有差别的定价制度。

他称,国际民航组织明确地点出“在一般情况下,飞机营运者和其他机场用户,包括最终用户,不应该因着他们不使用的设施和服务而被征收费用。”

“因此,调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机场税, 机场控股公司很明显违反这一项准则。”

潘俭伟称,理由很简单,因为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提供的设施和服务远不如吉隆坡国际机场,而且其设计和建造都从未打算扩展为“吉隆坡国际机场的第二个永久性终站”。

 

服务不如隆机场

潘俭伟指出,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构想,一直以来都是要作为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国际枢纽;同时,其建造也是为了应付在本区域成长最快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也就是亚航的需求。

“正如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调查所得出的结论,由于MAHB的无能致使建筑成本严重超支,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在2013年才被重新标记为一座‘混合机场(hybrid terminal)。”

“即便如此,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在2013年启用後,它依旧被确认为是独特的,并且与吉隆坡国际机场有所不同。”

潘俭伟说,因此,机场控股公司最近辩称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只是“吉隆坡际机场的第二个永久性终站”作为调涨机场税的理由,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涨价冀增加利润

潘俭伟敦促机场控股公司和航空委员会撤回调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机场税的决定。

“国际民航组织明确允许根据所提供服务的可用性和素质,区分机场和终站的收费。”

他称,如果仍要坚持调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机场税,机场控股公司和航空委员会应该向人民证明,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与吉隆坡国际机场如何处于平等的地位。
“假使他们不这么做,明眼人就能看出,整个调涨机场税的举措是为了让机场控股公司赚取更多利润,特别是因为机场控股公司的无能,致使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建筑成本飙升至40 亿令吉,而背负了数以十亿令吉的债务。”

当局是在本月初宣布,从2018年1月起,除了东盟以外,使用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国际航班搭客,其被征收的机场税将从每人的50令吉调涨至73令吉。

 

新闻来源:当今大马 | 2017年12月21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