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格局定,政治愿景潜 —— 点评2017政局

Editor's Pick

前首相马哈迪揭竿反巫统,前年与宿敌安华握手泯恩仇后,剩下的努力就是收拢伊斯兰党,锻造一支足以变天的在野党盟军。。。

 

不过,2016至2017年之交的谈判中,团结党宛如热脸贴冷屁股,始终得不到伊党的善意回应,于是毅然抛弃伊党,在3月20日正式投奔希盟。

反之,伊党在5月党代表大会上胪列三大罪名,决然与关系尚友善的民联前盟友——公正党割席,携和谐联盟自成格局。

此发展宣告新政治格局的底定,国阵—民联二元争霸模式终结,国阵—希盟—伊党三国鼎立时代降临,再加社会主义党期待“2.5%”异军突起,抢夺属于自己的政治滩头。

这种格局使得下届大选格外的诡异难测,三角战或多角战下,鹿死谁手?马哈迪能否如预期般,给希盟带来必要的制胜“甘露”,而其代价又是什么?

马哈迪是灵丹或毒药?

大选渐近的脚步声中,历时一年多的在野党合纵连横划下句点,希盟四党联手,奉马哈迪为希盟总裁,甚至过渡首相人选,盼“骑马杀鸡”,借这位曾任相22年的政治枭雄掀起“马来海啸”,一举结束巫统—国阵逾半世纪的联邦政权。

美国司法部去年再发动两波的充公行动,补充了希盟攻击一马公司和首相纳吉的新弹药,而“夫人的粉红钻石”顿时恶名昭彰。此外,趁着接二连三的联土局与环球创投丑闻,希盟乘虚深入巫统复地,直捣垦殖民区;再借柔州房屋弊案发力,扯出大臣贿金案,继MO1后,再为大马政坛添一JO1。

但,这种豪赌战法亦有其弊,民间以至希盟盟党内部仍有抗拒与反弹,如2月,甲州行动党元老沈同钦就直斥党“走了样”等,连同3名州议员退党抗议。

在公正党,症候表现在对伊党关系之上,毕竟三角战最不利于它,尤其雪州政权的维系。8月,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突辞公正党政治局成员,使得该党联伊/拒伊的矛盾公开炙热化,最终需要实权领袖安华发函灭火。

另一边厢,伊党延续偏巫统路线,欲以“第三势力”之姿当造王者,除了分别在2月中和9月底举办355法令集会和崛起2.0集会“晒马”外,更在11月20日,希盟所发动的国会突袭投票战役上,展露“败事有余”的实力。

纳吉的在野党交伐

伊党转向巫统当然非一厢情愿,也非上苍旨意,其中有明显的巫统斧凿,它继续利用伊教事务之名,如罗兴亚难民、耶城课题和尤其355修正案,施展”点到即止”的蛊惑,抑制“民联2.0”的诞生。

至于希盟,巫统则用伐,尤其招魂近30年前的国行炒汇案,皇委会仓促行事,剑指马哈迪与安华之意,路人皆知。其余的攻势还有重提默玛里事件,紧咬马哈迪地“返武吉斯论”等,都意在绝地大反攻。
此外,巫统—国阵政府透过选委会,力推选区重划,致力打造更加倾斜的“战场”,随着民间与在野党在法庭和听证会挑战的碰壁,选区重划已犹如悬在在野党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纳吉政府更布局掐住希盟的咽喉,社团注册局至今仍在拖延希盟注册,于7月迫使行动党“回到未来”再度重选,4个月后再挑团结党的组织违章问题,恫吓或有1988年巫统注册吊销的厄运。

安内与拆解政治炸弹

由此可见,身为马哈迪“钦点”接棒人,纳吉去年仍充分发挥马哈迪主义,滥用政府机关来打压在野党,包括马哈迪,力求在“终极大选”保住政权。

保国先保党,保党先自保,此乃纳吉之政治逻辑。纳吉在4月突然赋予表弟兼巫统副主席希山慕丁重任,出任特别任务部长,制衡副手阿末扎希意味浓厚。

而12月初的巫统大会,更安排两大要职挂上免战牌,令纳吉处于不败之地,解去大选后逼宫之忧,也有安抚阿末扎希的作用。

权力布局外,纳吉也尝试在大选之前拆除杀伤力强大的政治“地雷”,尤其长久纠缠,使得他和国家背负盗贼统治恶名的美国一马洗钱案。

美国司法部6月再掀第二波的充公风暴,而纳吉3个月后高调访美,重金买飞机以换白宫合照,既为粉饰,也为选前造势。

另外一颗地雷攸关巫统的选票基本盘,即百病丛生的联土局。去年可见政府一连串的清理行动,扫平人事纷争,换上新领导,同时主动引爆多宗购置酒店弊案,以及吉隆坡黄金地发展弊案,剑指前主席依沙沙末。

政治益趋保守沉闷

去年正值独立一甲子,但明显的,无论朝野均积极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政见日益趋中,论述安于旧窠不愿求新。

巫统忌惮马哈迪效应发酵,又为拉拢伊党,一味呈现自身保守一面;反观希盟,则凡事顾及巫裔选票,事事保险为上,不复昔日进步开风气之先。
例如,为讨好伊党与保守选民,国阵在9月中不惜以有恐怖袭击风险的借口,封堵行之多年的十月啤酒节。在此同时,雪州政府同样保守应对,使得当地的啤酒节办不下去。

同月稍早,柔州爆发“限穆自助洗衣店”风波后,朝野政治人物原先皆选择沉默静观,直至柔州苏丹出面斥责后才有所跟进,反衬王权的身影高大。如今加入行动党的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与雪州苏丹有言论冲突之时,也不禁一度抱怨“举目无友”。

自“公民宣言”以来,希盟重权谋而轻理想,凡演讲屡屡聚焦一马丑闻,执政愿景却阙如,而雪州八打灵爱国锄盗集会吹冷风,无疑敲响课题透支的警钟。而Invoke民调所发现的13%马来支持率,也再印证或在咫尺。

而茅草行动30周年之际,祸首马哈迪遭遇民间组织和受害者的挞伐,却始终推诿警方,不愿为大逮捕镇压说出一句道歉,更捍卫未审先扣的恶权力。

马哈迪年底在团结党大会上的“无认错道歉”,依然难以使批评者回心转意,而希盟凡事唯“马”首是瞻,对马哈迪往事不究,反而贩卖其执政时期经济昌盛的想象,可谓“复古倒退”。

执政津巴布韦37年的穆加贝总统终于黯然下台的时候,希盟却推举马哈迪回锅,以致烈火莫熄“老将”有18年斗争尽废之叹,而且坊间弃票呼声渐响。

大局既定但剧变已近

纵使国家经济数据去年亮眼,令吉逆势反弹,成为亚洲表现最佳的货币之一,但市道黯淡,百姓未蒙其利,好比猫山王出口中国,价格猛涨,而政府引以为傲之时,大部分国人却只分得吃不起的惆怅,就连艺人也不忍呛政府。
不过一片闷局中,民间集体挺身发出自己的声音,走自己的路,虽然弱小,但仍可圈可点,包括BEBAS给355号法令集会的反制、向API致敬集会、声援许景裕等失踪者烛光会等。
政党算计交伐的熙攘之下,2017年终了,大马政治地景“三国”分庭抗礼的格局已定,大选日期的猜谜游戏更已失去意义,剩下的悬念只是:广大的选民究竟会在2018年大选如何抉择,而这些票选会带给这个国家怎样的转变或不变?

 

新闻来源:当今大马 | 2018年1月1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